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香港王中王高手论坛 > 正文

香港王中王高手论坛

  • 189大结局大(捉虫)

    时间:2019-10-08

  •   人人都说,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。可是换着这两人身上,似乎并不通用。按理说男人都是贪恋美色的,更何况是一国之君,天下绝色美人尽皆自己所有,没有几个能把持的住的。可偏偏就邪了门,楚帝一点都不觉得这么多年来只守着一个女人有什么不对。

      皇帝都没说什么了,旁人自是不敢多嘴。这几年来,楚帝威严日甚,在朝堂上已经极少有大臣敢反驳他的意思。

      话还没说两句,就偏离了主题。九娘赶忙下了榻,去了镜子前,好好的照了一番,来回仔细的看,确定没有发现皱纹,才安下心来又回到榻上。

      楚帝本被她问得心情有些微妙的,被这么一弄,倒是失去了之前的那股怅然若失感,只剩了失笑。

      随着儿女们越来越大,九娘如今越来越在意自己的容颜,生怕被人说老。其实如今她也不过才三十些许,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,可生为后宫唯一的宠后,压力大是必然的。

      其实楚帝不过只比九娘大四岁,正是壮年之时,怎么能说老呢。之所以会这么说,不过是哄她,顺便心生感叹罢了。

      哪知九娘却当了真,认真去端详楚帝的俊脸,越看越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多年了,还如此好看。不觉便红了脸,小声道:“陛下不老呢,还和以往那般俊。”

      外面服侍的宫人们,听到里面有了动静,本是准备进来侍候起的,哪知一直不见里面传唤,只能在外面候着。这一侯就是近一个时辰,三皇子身边的人已经过来问过两次,俱被她们挡了回去。

      历时多年以来,那个梦终于随着梦里的‘他’驾崩,而落幕。他依稀还记得自从她死后,自己心里的那种怅然若失感,并不浓烈,却仿若丢掉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,空荡荡的。

      梦里的那个孟贵妃骂得没错,他就是十足一傻子,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出嫁,别扭的对她不闻不问,致使她早亡。其实若能早些明白自己的心迹,以他的心性大抵是不会管她是不是臣妻,便会强制将她留在自己身旁。

      自打做了那个梦以后,楚帝总会陷入一种莫名的恐慌感,生怕眼睛一睁开自己又回到那了然一身,满身孤寂的境地。没有她,没有这几个孩子,只有自己一个人。明明高高在上,明明天下一切尽皆自己所有,却仿佛自己什么也没有。

      小三便是三皇子穆泰,如今还是一个刚满周岁的奶娃儿,和两个哥哥一样,他最黏的就是九娘,最怕的就是亲爹楚帝。明明和他二哥小时候一样,也是个混世小魔王的性子,闹起来除了九娘谁都哄不住,但只要楚帝冷冷一哼,他就能十分识眼色的立马噤声。

      让九娘无语至极,这么小点点就如此会看眼色,偶尔被儿子闹烦了,她就会将楚帝这尊大佛给搬出来。

      提起这个三儿子,楚帝眉头就是一皱。再也没有见过比他更闹腾的奶娃子了,其实楚帝也不是没有见过,只是如今二皇子大了,他早已忘了当年二皇子也是如此的不省心。

      九娘有些纠结,即挂心着儿子,又想着楚帝难得轻省半日,想让他多休息一会儿。纠结了好一会儿,心疼楚帝的心思还是占了上风,便老老实实的陪他继续躺着。

      还没躺一会儿,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奶娃的嚎号声。那嚎声真响,大抵整个甘露殿里里外外都能听见。

      九娘反射性的自榻上弹坐了起来,就去套衣裳。楚帝瞪着她的背影,无奈也只能跟着起来了。

      不多时,太子穆晟,二皇子穆璋,还有九娘和楚帝唯一的女儿长乐公主都来了。自是来请安的。其实这会儿天色还早,刚过辰时,只不过因为楚帝的作息时间较早,所以这一大家子人作息时间都随了他。

      乐乐是个惯会爱娇的,偎在娘身边,一会儿要吃这,一会儿要吃那,让九娘给她夹。穆璋也不甘示弱,围在九娘身边打转,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十多岁了,还和妹妹争宠有什么不对。更不用说九娘怀里的小三了,连话都不会说,也知道啊啊啊的和哥哥姐姐争抢阿娘的注意力。

      也就是穆晟,如今年纪渐大,又是太子,平日里沉稳惯了,做不出小儿状,但眼神也在那边打转。再来就是楚帝,这父子两人坐在一处,给人的观感极像,俱都是面色沉稳冷凝,实则往那处打转的眼神中,都流露出几分不显的嫉妒。

      父子两人对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,沉闷地继续用膳。那边,九娘终于搞定二儿子和女儿了,开始拿起小汤匙喂小三吃蛋羹。

      “他也不小了,该学着自己吃饭了,儿子记得当年就是像他这么大的时候,自己学着吃饭呢。”这个无良的哥哥也不想想自己弟弟如今连路都还不会走,又怎么会自己吃饭,就如此睁着眼大放厥词。还他记得?他一岁多的时候,能记得个屁!

      望着怀里瞪着大眼睛看她的三儿子,她亲了一口对方嫩嫩的小脸蛋儿,戏谑道:“小三,听二哥和姐姐说的没有,你要学着自己吃饭。”

      她见过这种密信,当年还在楚王府时,楚帝手下的探子便是如此将消息呈上来的。看来楚帝这种习惯多年未变。

      九娘顺手就将这封密信拿起来看,不怪她好奇,而是这封密信是敞开放在桌上的,她不看也看见了。而她之所以会去看,不过是因为这封密信上的消息是与她认识的一个人有关。

      信上其实并未说什么重要的事,只是将王家的近况描述了一番,其中着重是王四郎的消息。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十分琐碎,但将整封信看下来,九娘心生微妙。

      这封密信给她的感觉就仿佛是那些琐碎事,是有人特意呈上来给楚帝看的。按理说楚帝如今乃是九五之尊,朝政大事都操心不过来了,怎么会去关注一个连臣子都算不上的小人物生活上的琐碎事,可偏偏这件事就这么的发生了。

      九娘很确定楚帝和王四郎,乃至王家都没有任何联系。别说是联系了,明眼人都能看出楚帝并不是多待见王家。

      这么多年来,王家渐渐败落,与楚帝的不待见多少都有些关系。联系到当年王四郎有纠缠她之举,被楚帝撞上,九娘心中升起了一个莫名念头,难道那人至今还在吃醋?

      九娘倒没有被人撞破的惊慌,只是指着那信,轻描淡写道:“帮你收拾书案,不小心看到了这个。”

      既然楚帝都不想多说什么了,九娘自然也不会傻的去追问,别说她早就忘记王四郎是谁了,即使为了楚帝的那点儿小心思,她也不忍戳破啊。尤其这人到现在还在吃醋,也让九娘心中有点小甜蜜。

      倒是楚帝难得有些沉不住气了,静默了一会儿,道:“这王四郎倒是越发不成样子了,朕记得他当年也算得上是一才俊,如今却成日里只知道沉沦在后院那些鸡毛蒜皮中,倒是沦为妇孺之流。”十分不屑的样子。

      “天之骄子,一时受了打击,就萎靡不振,会成这样也不让人意外。”其实九娘这样说也没错,王家那种情况,再加上有王大夫人那种亲娘在,薛家又败落了,王四郎的生活可见一斑。

      她爱娇地偎了过去,在楚帝身上蹭了蹭,小意儿问道:“陛下,还在吃当年那老陈醋?”

      九娘也没有得了好还卖乖,又道:“别说臣妾当年就十分厌恶此人了,有英明神武的陛下衬着,那时候年纪小小的我眼里,又哪里看得进其他人。”

      俗话说,千穿万穿马屁不穿,反正楚帝十分受用啊。虽嘴里没说什么,但微微轻扬的嘴角都能说明一切。

      天呐,这可真是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。不过拍马屁,九娘承认,谁让男人就吃这套呢。如今两人感情甚好,她可不想让一个小小的王四郎阻了两人什么,楚帝怎么想是他的事,至少她要将态度摆出来。

      于是她无辜的眨了眨大眼,三十多岁的女人了,做出这副样子竟不让人觉得突兀,而是觉得爱娇得很,反正楚帝看了是十分顺眼。

      “人家说得可是大实话,这种人太过优柔寡断,自己立身不稳,耳根子又软。当年王家意欲和程家做亲,谁知他又和萧如纠缠上了,可是让雯婧伤了好一阵的心,幸好雯婧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。而他,将自己的日子过成这样,也是活该。”

      九娘说得十分不屑,满脸鄙夷。楚帝即使根本没吃那劳什子老陈醋,这会儿心里也是受用不已。

      因为王四郎而引起的这点小波澜,很快便被抛之脑后,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琐碎事,就将话题放在了太子大婚之事上。

      转眼间,太子穆晟已经十七了,放在皇家这个年纪也该大婚了。只是在为儿子选太子妃上,楚帝尤其慎重,不光是楚帝,九娘这个做母后的也十分上心。

      “陛下说的这几个小娘子都还不错,不过到底怎样,还得细细的看。我可不信什么流传在外的名声,所谓的名声要么是造势,要么是刻意为之,只有极少数是有真材实料。”

      九娘当年也是贵女出身,两辈子都没少和那些所谓的贵女贵妇们打交道,即使近多年来她在宫里一直深居简出,对于这里面的一些机锋也十分明白。

      “此事并不难办,这些年你也闲散惯了,宫里也该热闹热闹。多办几场宴,召些人进宫来陪你说说话,顺道看看,长安城里这么多贵女,总能挑出一个来。”

      楚帝可没有九娘这种做人亲娘的忧虑,在他来看,天下尽皆自己所有,太子日后是他的继承人,想选一个合格的太子妃并不难。他自是不知晓九娘那点小心思,自己和楚帝感情甚洽,她也希望儿子能找到一个知心人。只是九娘也明白,这种事可遇不可求,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      这么想着,九娘看着楚帝的眼神软绵下来,虽称不上是含情脉脉的,但也细细密密的,仿若里面缠了丝,很轻易便汇成了一道网,将楚帝给框了进来。

      楚帝的眼神也软和了下来,亲昵的磨蹭了下她的手,温声道:“待再过几年,晟儿能独当一面,咱们女儿也嫁了,朕就带你出去四处走走。”

      她一直觉得以楚帝的这种性格,大抵是要做一辈子皇帝的,而她也只能一辈子在这宫里陪着他。如今听他如此说,倒是十分讶然。

      九娘赶忙去捂了他的嘴,呸呸两口,才道:“我可没这么想,你也不准这么想。”

      楚帝拿下她的手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:“其实长安城外还有很多美丽的景色,趁着咱俩还能动弹,去看看这大好河山也是不错。”

      在那个梦里,他明明身体康健,却只活了四十九岁,说是累死在龙椅上的,也不为过。这辈子有了她,他自然不想早逝,他还想长长久久的陪着她一辈子,虽然他嘴里从来没有说过。

      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毒妇不从良》,方便以后阅读毒妇不从良189.大结局大(捉虫)后的更新连载!

      如果你对毒妇不从良189.大结局大(捉虫)并对毒妇不从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www.55496.com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,要推广绿色快递包装。白小姐传密图

香港本港开奖直播| 六和三中三赔多少倍| 富婆一肖一特中特图| 今期四柱预测马报彩图| 精准心水8码刘伯温网资料| 金多宝香港马会资料| 香港马会白小姐免费资料| 刘伯温最准单双王资料| 今晚一肖一码期期中| 期期公开必中单双中特|